第一千七百章 我就是我/武逆焚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一声轻响并没有什么人注意到,或者说在交战中的人,也很少会注意到这个细微的变化。

因为那声音在吵杂的环境中,实在太难以引起人的注意,尤其是那声音并不是林队长受伤。此时这么多的武者,大家只会对林队长是否受伤关心。

可是林队长现在没有丝毫的损伤,甚至就连变化都极其细微,因为刚刚那声音是从他身体上一处流动中的灵气上传递而出。

一名武者的攻击没有对林队长造成任何损伤,可是却在不经意间,悄然打断了林队长体外一道游走间的灵气。

恰恰就是这道灵气被打断的时候,林队长那冷漠冰冷的眼眸之中,终于出现了一丝惊慌和恐惧,这与之前的他有着巨大的区别。

也许是旁观者清,大掌柜和左风两人,同样发现了这一细节的变化,而且同样预见战局的改变,所以两个人才会不约而同神情大变。

对于林队长这样的武者,尤其是出现在这种激烈的战斗之中,最重要的反而不是一些轻微的小伤,而是战斗的节奏,以及灵气运转的顺畅。

毕竟林队长面对的是林家青年一辈二百多名武者,虽然同时能够与他动手的也只有那么十几个人,但是他却要始终让自己处在一种游走的状态。他既不能够让对方将自己彻底围死,同时还要在战斗中不断的消耗和击杀对方。

更重要的,也是他能够一直支撑到现在的一点,就是他能够在战斗之中掌握主动。若不是他能够将自己立于主动位置,他根本没有可能坚持到现在。

而之说以能够占据主动,其实原因还就是之前提到的灵气运转的顺畅和战斗的节奏。实际上这两点好像人的左右手,彼此合作不可分离,同时又相辅相成。

在激烈的战斗之中,林队长可以始终保持着旺盛的战斗力,这其实本身就是一种假象,只有那些身陷局中的青年武者,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妥。而左风和林队长这样的旁观者,早就已经看出一些问题。

林队长当然不可能有同时与那么多人战斗的能力,可是他却能够反过来利用对方人数上的优势,来来牵制对方。

这听起来似乎有些矛盾,可实际上林队长真的就做到了。通过更高一层的修为,丰富的战斗经验,以及对周围情况的敏锐观察及判断,他在对方发动强袭之前率先躲避,而在对方刚刚发动一击后力竭之时迅速发动反击。

就好像海滩上的一截浮木,巨大的海浪拍击而来,浮木立刻被冲的向沙滩滚去。可是当海浪倒卷之时,浮木有会紧跟着快速冲入海中。

如此一来,青年武者虽然有着人数上的优势,可是却是那每每受到重创的一方。

可是毕竟林队长是一人独战二百多人,一时半刻他还能够玩好这“走钢丝”般的战斗,时间一长,却难免会出现问题。

此刻就是一道不经意间的攻击,擦着林队长身体外而过,将其运转的一道灵气打断。看似很不起眼的一击,可是大掌柜和左风都看到了林队长的身体明显一滞。

下一刻,林队长就没有向之前那般成功退走,在刚刚迎接一波攻击后,立刻就又有一波攻击如潮水一般轰击而来,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

林队长自己当然清楚情况不好,却只能硬着头皮硬抗下去。巨大战斧奋力挥舞,身上的绿色灵气战甲藤蔓花纹浮动游走,一切都与之前没有任何不同,可是原本他是不该承受这部分攻击的。

灵气流转被打断,导致了情况的变化,这一套攻击他结结实实的挨了下来。被严密包裹着的脸庞骤然变得惨白一片,甚至一口鲜血已经有些压抑不住的流出。

周围的武者并不知道,第三波攻击已经发动。按照林队长之前的战斗规律,他这一轮是该要发动反击,可是他不仅无法主动出击,反而还需要再次承受攻击。

一阵爆豆子般的灵气炸响和剧烈的波动传递开后,林队长终于勉强挺过第三波攻击,他想要努力在此时找回节奏。此时按照原本的战斗轨迹,他应该开始快速走位,将自己送到一定距离内,引诱对方出手。

可是现在的林队长却明显感到自身的虚弱,就是想要做到之前的高速移动都很困难,更不要说准确的把握适当的距离。

自家知道自家事,林队长明白自己再不能够像之前那样按部就班,否则自己必然死路一条,尤其是感知中的胭脂就要赶到了。

心中一横,林队长毕竟不是普通人物,到了此刻再也没有半点留手,甚至将自己压箱底的本钱都拿了出来。

全身灵气快速的运转起来,与此同时,他抬起手来将袖口之中的一枚药丸取出丢入口中。

在他咀嚼吞服药丸的同时,身体内的灵气也在快速的走行起几处比较偏僻的经脉,而他的灵气开始不断的爆发式的增长,甚至连修为都开始提升。

看到林队长此时的情况,身在阵法之中的左风悄然松了口气,忍不住说道:“就知道你这老小子有后手,若不是将你逼到这个份上,估计你还是舍不得动用。

不过现在使用也不算晚,或者说……刚刚好,嘿嘿!”

笑着点了点头,左风的注意力投向了另外一个方向,或者说那里才是他更加关心的地方。

一道倩影若隐若现,虽然那身材不如胭脂妖娆热火,可是却另外有种野性的味道。这道身影跳高伏低,虽然以极高的速度前行,却几乎没有人能够捕捉到那身影,甚至就算有人眼角扫到,也只会觉得是自己的错觉。

潜踪匿行方面,伊卡丽绝对算得上是高手中的高手,而另外一方面的强项,自然就是暗杀了。

她不光严格的按照左风的指示的路线前行,而且严格的执行着左风的杀人要求,一路而行所遇到的岗哨,全部被她轻而易举的击杀拔出掉,而且在杀人的过程中几乎没有丝毫灵气泄露。

哪怕是毫不知情下让伊卡丽潜伏过去,她也能够做到将路上的岗哨拔除,如今有了左风提供的情报,杀人对于伊卡丽来说就变得要轻松的太多了。

转眼之间,伊卡丽就来到一处房舍稀疏的区域,在这片区域之中,她立刻就注意到了左风说的那道身影。即使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人,也能肯定这就是左风说的那个人,因为这副身材除了吐尔莫南,世上还真的是非常少见。

带着几分好奇,伊卡丽快速的靠近过去,因为没有使用灵气,所以她也只是在靠近后才发现对方身体的情况,不禁眉头皱起,嘀咕道:“城主到底在想什么,这哪里是受伤颇重,这分明就是一个死人么,竟然是让我带一具尸体回去。”

此时的术宰意识都已经有些模糊,他身体的伤势实在太过严重,能够支撑到这里其实也是他过人的强悍意志所支撑。当左风说出那番话的时候,他并不相信,所以依旧能够继续前行。

可最后他还是忍不住相信了,就是因为相信,反而让他的意志有所松懈,意志的松懈所导致的就是他的意识变得模糊起来,他当时就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到了尽头。

并没有什么不甘,愤怒,对左风的怨恨,他只是感到无力和困倦,他觉得自己在失去一切,甚至是思考和感知的能力,一切对自己似乎都没有了意义,自己将会彻底的消失。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耳畔似乎有声音响起,他想要努力倾听,可是那声音却好似离自己越来越远,好似梦中出现的幻象一般。

直到一阵剧烈的痛楚,传递而来,没错,最先出现的感觉竟然是痛楚,一阵撕心裂肺让人痛不欲生的痛苦,在自己即将失去全部的时候突然到来。

这听起来似乎有些让人难以理解,可事实偏偏就是这样。原本应该让术宰痛苦万状的感觉,此时传递而来后,却让术宰心中升起了莫大的欢喜,因为只有活人才能感觉到痛,只要有这种感觉,就说明自己还没有死。

声音再次传来,这一次倒比上一次清晰了许多,认真分辨后似一名女子在嘀咕着。

“就是这种药没错,也不知道会不会有用,嗯,看样子还是有些用处,这小子还真有点意思,如此重的伤竟然还真的能够挺着没死,也不枉费老娘特意忙活这么一趟。”

只是片刻后,那声音又开始变得模糊,这一次倒不是那种死亡前失去全部知觉,而是一股暖流从腹中升起,瞬间流淌向四肢百骸。

那暖流之中带有着一丝丝的破话作用,可这这种破坏中却蕴含了澎湃的生命力,让术宰感觉到自己的命真的保住了。

之所以对外面的感知越来越模糊,那是因为这种暖流开始强行让自己进入一种龟息的状态,自己属于被动的进行身体的修复和改造。

‘看来,看来老四并没有骗我,可是……老四的目的是什么,哎,管他呢,我就是我,不会再做任何人的狗!’术宰浑浑噩噩的脑中,此时却在胡乱想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