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七章 喜子,天黑了/抗日之浩然正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队长.”

“队长.”

“苏队长.”

队员们连带田龙和姚孟林.顿时齐刷刷地高呼起來.雪狼特战队的队员.每一个莫不是从腥风血雨中杀出來的生死战友.一个个的情谊都不浅.一听苏灿文准备放弃他们了.顿时都慌了手脚.

“服从命令.立即向姜石小队靠拢.”苏灿文一声爆喝.抬腿就走.

不是他心如铁石.其实他心里也在滴血.特战队的每一个队员都是他的心头肉.哪里有不心疼的道理.只是他知道.此时回去只有把更多的队员搭进去.作为队长.他更必须向全体队员负责.更何况.就算他们回去.那两个队员也未必还活着.毕竟他们在冲锋的路上就失去了联络.谁知道他们是不是已经牺牲了.

看苏灿文如此决绝.队员们有再多的不甘心也只能忍着.回头默默地望上一眼.无限的眷顾都尽在无言中了.

队伍继续在丛林里前进.一个时辰后.他们与姜石小队汇合.还好.他们沒有任何损伤.而且也成功伏击了敌人一把.多少给了队员们一些安慰.

此时他们已经向东狂奔了近一个时辰.离战场起码是十几里开外了.苏灿文命令部队就地休息.

哨兵放出去后.将士们都背靠着大树席地而坐.因为失去了两个队友.所以情绪都不高.一个个都一声不吭地抱着枪打盹.

田龙走到苏灿文的身边坐了下來.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香烟.抽出一根递给苏灿文.道:“苏队长.下一步你准备怎么办.”

刚刚两次突袭异常的成功.田龙再次见证了雪狼特战队的战斗力.三十多人愣是打出了横扫千军的气势.让他是折服得不行.他也从中看出了些苏灿文的战术.其目的就是打乱的日军的阵脚.在一个时辰之内.一处爆炸.两场主动出击.而且还是三个方向.日军基本得晕菜了.短时间内根本摸不准他们的方向了.所以部队此时才可以在大白天明目张胆地休息.这种战术和胆量让田龙由衷地佩服.所以语气里也多了些请教的意味.

苏灿文望了田龙一眼.接过香烟.并在田龙点燃的火柴上点燃香烟.兹兹地抽了一口.吐出一口浓烟.不疾不徐地说道:“今天白天日军是别想有什么作为了.不等西线的日军搜索下來.他们根本摸不清我们到底走了哪个方向.我们就安安心心地休息.休息好了.就开始在这一片丛林布置机关消息.什么绊发机构、踏发杠杆、竹签、铁蒺藜什么都用上.能布置多少就布置多少.等明天鬼子一到.再安排狙击手一路狙杀他们.让他们一天时间也推进不了多远.好好陪他们玩玩.”

田龙皱起眉头.道:“从刚刚的情形來看.日军在三个方向都各有一个大队的兵力.而我们就这几十号人.恐怕也支撑不了多久吧.”

“三个大队怎么啦.这片丛林纵横百里都不止.三个大队才三千多人.他们要拉网搜索.每个区域的兵力都不会太多.兵力多了老子不跟他们玩.兵力少了老子扑上去就干掉他们.在丛林里.老子不怕他人多.拖都要把他们拖垮.”

“但这样一味退下去也不是办法呀.再往下我们离江边也不远了.沒有多少地方可以给我们退了.”

苏灿文笑道:“明天日军就该是从西线一路碾压下來了.部队会拉成一条横线.但这一条横线也有蛮长.就好像大象踩蚂蚁.总有踩不到的脚缝.一旦我们的地域不够用了.趁着夜晚.寻找一条缝隙.我们再继续往里穿插.让他狗日的又重新向西搜索.”

田龙道:“我们为什么不干脆向北跳出他们的包围圈.”

苏灿文道:“向北.那就是胡康河谷了.难道我们还从孟关进霍马林再转向英多绕过去.几百里的路程.绕都能把你绕死.而且.你怎么就知道日军不会在胡康河谷再设一道关卡.所以呀.我们还是等几天再说.如果总座还不派直升机來救我们.就说明总座也遇到麻烦了.到时候还真只能走这条路回去了.”

??????

特战队刚刚撤出的战场上.日军已经再次杀了回來.一地的尸体沒有人收尸.他们却围成一个圈.端着枪全神贯注地瞄准着前方.

在日军的包围圈中间.两个身着特战队作战服的士兵靠着一棵大树.一个坐着.一个站着.一人手里拿着一枚手雷.而且手雷的保险销已经拔去.手一松手雷就会爆炸.

他们当然就是雪狼特战队刚刚失散的两名队员.站着的叫张春生.坐着的叫刘喜田.在他们的脚边.两把AK47已经上了刺刀.看得出.除了手上的这两枚光荣雷.他们已经打光了所有的弹药.而日军就是看中了这点.动了活捉他们的念头.外围已经倒下了十几个岛国士兵.带刺刀的三八大盖丢了一地.

站着的张春生.左胸口的军装上.有一个圆形破洞.鲜血从破洞里汩汩往外流.已经浸湿了一大块军装.虽然嘴唇发白.但眼神依然犀利.怒视着面前的日军.

地上的刘喜田状况就明显不好了.左腿僵直着摆放.裤管高高挽起.膝盖下方绑着一根止血带.腿肚子上有两个明显的细小洞口.鲜血直流.看情形是被毒蛇咬伤的.除了一根止血带.伤口沒有做任何处理.虽然红肿并不明显.但整个人已经呈半昏迷状态.嘴唇发绀.呼吸急促.眼睑下垂.昏昏欲睡.

“喜子.别睡着了.鬼子想活捉咱.咱还得拉他们两个垫底.”

张春生用大腿蹭了身边刘喜田一下.大声地喊道.

刘喜田虎躯一颤.手里差点就松开的手雷马上又握紧了.微微抬起头茫然四顾.颤巍巍地说道:“春生.天黑了吗.我怎么什么都看不见了.”

张春生鼻子一酸.眼泪就滑落了下來.他知道.蛇毒已经导致刘喜田看不清东西了.但还是很快哽咽着道:“是呀.喜子.天黑了.但敌人还围着咱们.你千万不能睡着了.我们还得干掉几个鬼子.为队长他们减减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