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九章 英明神武/抗日之浩然正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世和递给蒋浩然的是一份军委会签署的任命书,任命蒋浩然为第三次武汉会战的副总指挥长,上面有军委会的大印,还有委员长的亲笔签名,绝对错不了。

王世和不满地剜了蒋浩然一眼,佯怒道:“怎么,你还不乐意是怎么滴?”

“不是,我这不还有一屁股的事情吗,哪里还能到长沙去任这个副总指挥?”蒋浩然急道。

“谁说让你去长沙上任了,这不派我来了吗?你这个副总指挥长就在这里上任,我是你的联络官,只对委座负责。”

“哦??????”,蒋浩然点点头,顿时恍然大悟,自己建议委员长亲自挂帅,委员长一时兴起倒是答应了,但心里其实还是没底,大约也是有了些自知之明,这么大的战役不是他这个玩政治的所能全面掌控的,所以,一纸文书任命自己为副总指挥长,每天各地的战情通报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发给自己一份,这个全局还得他蒋浩然掌控,这样委员长在人前英明神武,自己在他身后鞠躬尽瘁,真他娘的好算计,不累死老子都不算个事!

王世和的到来,对计划的本身并没有改变,也没有其他军事任免和命令,指挥部就不用去了,蒋浩然直接把他们一行带到了南昌饭店。

南昌饭店在南昌来说应该属于一流的饭店,不管是硬件设施还是软件设施,在当时都是绝对前卫潮流的,最主要的,它离蒋浩然的指挥部近,马路对面就是财政厅大楼,开饭店当然也得有眼光,不但要看地理位置,还要会选择邻居,财政厅是富得流油的单位,无疑是最好的邻居。

蒋浩然在南昌饭店包下了一层楼,让王世和吃喝拉撒办公全在里面,警卫级别也是最高的,动用了雪狼特战队一个四十八人的分队。

这样的安排王世和自是满心欢喜,但嘴里还说这不符合委员长的节约精神,同时,他们也是带着任务来的,应该在蒋浩然的指挥部有一间办公室,出了什么状况还可以及时沟通交流。

蒋浩然一拍胸脯,我世和哥来了我能让他在寒酸的办公室里办公吗?所有的费用都掏我私人的腰包,不动用军费一分钱,说到距离也就隔着一条马路,世和哥一个电话我不用三分钟就过来了,算什么事,起码得这样。”

煞有其事的,差点没有把王世和感动得哭了,其实他哪里知道,蒋浩然是怕自己的人在他指挥部里穿进走出影响他的正常和不正常的工作,这才咬牙花了这个血本,心里哪个血流得,滴答滴答响。

进口的地毯、大床房,颇具洋味的装修风格、宽敞的会客厅。王世和一走进房间眼角眉梢都是笑,倒不是他没有住过这么好的房间,作为国府的侍卫长,什么样的奢侈他没有享受过?只不过,得看这是谁安排的,蒋浩然现在是党国炙手可热的人物,自己的军衔都比他低了好几级,享受的却是元首级别的招待,这面子长得,还真是不要不要的。

“怎么样,世和哥,还满意吧?”蒋浩然推开双手洋洋得意。

“满意满意,跟你擦了这么多回屁股,你可总算是办了回人事,哪个小王,赶紧腾出一个房间,准备办公场地架设电台。”

“都不用,你房间隔壁就是会议室,办公设施我都会给你准备好,你的人搬个电台进去就可以了,好歹也让我跟你擦一回哪啥。”蒋浩然笑道。

“臭小子,你还真是有仇必报,而且立即就报呀,那行,坐会,我正好有件事想问你,你得老老实实告诉我。”

王世和说着就把蒋浩然扯到了沙发上坐着,生生把蒋浩然吓得心里七上八下,他的破事不少了,王世和这郑重其事的能不让他慌张吗?但嘴里依然很淡定地说道:“你问吧,能老实就一定老实。”

“什么叫能老实就一定老实,你这是肯定句还是否定句呀,得了,不是什么大问题,我琢磨了几天都没有搞明白,这戴春华他是怎么把青霉素卖出去,有把那青霉素瓶子给整回来的?”

蒋浩然哑然失笑,“就这啊?”

“啊,不然你以为?”

“咳咳,这事嘛,要说那小子真他妈的不是玩意,生产个玻璃瓶倒不是什么高科技,但问题是国统区还真没有这样的厂子,你能想象得到吗,飞机从驼峰航线上冒着生命危险,给那王八蛋运来一箱箱的空玻璃瓶子,你能想象吗?你敢想象吗?”

“什么”王世和蜂蛰了般被惊起,单手扶额随即挥舞着手臂怒骂道:“我擦,合着他瓶子从国外生产,然后再从走私渠道运回国内?他娘的他真敢想,这种王八蛋枪毙他一千次都不过分,让他坐牢实在是太便宜他了。”

“是呀,世和哥,要不你回去之后,提着把AK47直接去监狱,扫那小子一身千百个窟窿,我保证老百姓都会说你是民族英雄。”

虽然明知道蒋浩然在挖苦自己,但王世和当即就焉了,戴笠的儿子可不是那么好杀的,民族英雄不一定做得成,横尸街头倒是会成为现实,党国让人无语的事情太多了,不差这一件。

??????

是夜,武汉,日军第十一军指挥部。

环形会议桌旁,第十一军司令官阿南惟几中将坐在首位,在他右侧坐着的是参谋长木下勇少将,再往下就是一众参谋将领。

在阿南惟几身后的幕墙上,帷幕已经拉开,一副巨大的地图赫然在目,在地图上,荆州、随州、信阳、驻马店,沿着平汉铁路附近的几个城市,都标注了醒目的红色箭头。

阿南惟几目光一扫全场,道:“说说,都谈谈你们的看法,重庆政府军第五战区突然兵力向我荆州、随州、信阳方向靠近,土八路在驻马店许昌、平顶山一带活动频繁,这代表什么?”

一个中佐参谋起身道:“中将阁下,属下以为这并不代表什么,土八路在这一带的活动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皇军也集中兵力进行过两次大的围剿,都收效甚微,但他们的破坏活动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只不过这次更甚而已,至于重庆政府军的第五战区部队,我想只是巧合吧,桂军一向主张保存实力为主,很少和皇军正面冲突,即便是他们军委会的强行命令,每次战役基本是能避免就避免,实在不能避免就采取拖延的办法,所以,他们绝不会主动向皇军发起大规模的进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