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六章 摧毁重炮旅团/抗日之浩然正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也有十几架飞机被地面部队击中,从天空中掉下来坠毁,但这个数量实在是太少,相对于一两百架飞机的机群,只能说是聊胜于无。

战斗机一路横扫过去,丢掉机翼下的航弹,整条道路上都是火光熊熊,十分明显,战斗机开始掉头清扫道路两边隐隐的树林、香蕉林,将隐藏其中的日军打得鸡飞狗跳,将中间的航道留出来,随即轰炸机开始登场,沿着地面上的这条火龙,一路延伸轰炸过去,几乎都准确地将航弹扔在了公路上,一颗都没有浪费。

整个空袭只持续了不到半个小时,所有的战斗机、轰炸机拍拍翅膀尽数返航,但这半个小时对于被肆虐的日军来说,简直就等于半个世纪。

飞机一走,躲藏的日军开始三三两两从道路两边的隐秘处钻了出来,跌跌撞撞狼狈不堪的,一个个望着眼前的一幕都傻眼了。

日军重炮旅团旅团长吉田一霍少将从香蕉林里连滚带爬钻出来,挥舞着拳头对天发出了野兽般的嘶吼声,“可恶,之那猪大大滴可恶!”

但不管他如何愤怒辱骂甚至是痛哭流涕,对眼前的状况都于事无补,当前最紧要的还是怎么将损失降到最低,他马上命令士兵全力抢救、扑灭大火,但愿还能有大炮从航弹下逃过一劫。

日军重炮旅团有兵力七千多,再加上三千多步兵联队,人数达到了上万,虽然刚刚的空袭可能造成了一定的伤亡,但这个数字不会太大,毕竟飞机的重点只是道路上的重炮。

命令一下,乌压压的人群开始涌上公路两边,拿起树枝、脱下军装扑火,更有甚者取下头上的钢盔,从公路两边的水坑里浇水泼向火场,场面开始乱糟糟起来,但现在谁都顾不上了,重炮被毁责任太大了,谁都吃罪不轻,谁都想把损失降到最小。

吉田一霍急速跑到公路上,围着一辆被航弹掀翻的车辆团团转,仔细检查车底下的大炮,随即他就激动起来,命令士兵赶紧扑灭大火,以免造成二次爆炸,因为他发现汽车下的大炮几乎完好无损。

他迈动着小短腿,快速地又检查了几门大炮,惊喜地发现,只要不是被航弹直接命中的,基本上没有大碍,这多多少少给了他一丝安慰,也让他身上的罪责会相应的轻一些。

就在日军忙得热火朝天的时候,突然,后面传来日军的声嘶力竭的惊呼声,“直升机,直升机,之那人的直升机。”

“防御,快快滴防御!”

在日军一片叫喊声中,零零碎碎开始响起了枪声。

专注于救火的日军没有听到直升机靠近的声音,等他们发现的时候一切已经太迟了,两百余架直升机从四面八方杀出来,老远就开始发射集束火箭弹、导弹,随即机枪、机炮都响了起来,枪声、炮声、爆炸声响成一片,场面十分宏大。

刚刚经受过一轮浩劫,还依然惊魂未定的日军,再次被虐得一塌糊涂,而且直升机低空打击比起战斗机更恐怖,它们的火力集中,又猛又强大,已经完全失去防空能力的日军根本只有受虐的份,别说手里的三八大盖、德式MP40、百式冲锋枪,就算是轻重机枪都敲不开武装直升机厚重的装甲,而且仓皇之间,日军也根本不具备架设轻重机枪的时间。

两百余架武装直升机一路如入无人之境,快速地将长达十几里地的日军虐了个遍,日军重炮旅团旅团长吉田一霍少将,被一捆集束火箭弹覆盖,当场被撕成碎片,这也算是好事,他终于不用担心无法跟他们的天皇交代了,一死百了。

日军的噩梦并没有就此结束,武装直升机的肆虐还没有停止,一百余架运输直升机又到了,一千多名空降兵从直升机上索降下来,快速形成两个纵队,沿着公路两侧攻击前进,手里的AK47一路狂扫而出,收割着劫后余生的小鬼子性命,还有专门的人负责检查道路上的大炮,但凡发现有摧毁不彻底的,立即就是几块C4定时炸弹扔进炮管,一路搜索保证没有一门大炮能逃脱。

别看日军是上万的部队,被连续几轮的肆虐之后,能剩下一半就算是走狗屎运了,再有雪狼特战队和千余空降旅将士这一路横扫过来,日军能逃脱的恐怕也就只有两三成,雪狼特战队和空降旅的骁勇还在其次,最恐怖的还是这几百架直升机,在没有防空火力威胁的情况下,几乎是无可匹敌的,千军万马都是白搭。

??????

半个小时后,远征军腊戍临时指挥部。

参谋长伍朝文满面春风走进蒋浩然的办公室,还在门口就开始嚷嚷,“总座,好消息,苏灿文他们彻底摧毁了日军重炮旅团,歼敌无数,大获全胜。”

虽然结果早在侦察机找到日军重炮旅团时就已经在蒋浩然的意料之中,但听到这个消息,依然让他不禁抚掌大乐,“好,我倒要看看西村琢磨还怎么跟老子拼?”

“总座,再怎么说日军近卫第一师团也是日军的精锐师团,部队里老兵众多,相对于我军南防线上的新38师,一半多都是新兵蛋子,压力还是不小哇?”

“新兵蛋子怎么啦,打一两仗能活下来的就是老兵了,而且这一批新兵还真不错,瑞古突围战的时候,我观察了一下,他们敢打敢冲,很有一股子敢于逢敌亮剑的气势,这样的新兵在战场上淬炼一下很快就能成长起来的。”

伍朝文道:“话是不错,但到底他们还是新兵,打瑞古的时候我们打的是顺风战,凭着一股子的血性他们还能冲锋陷阵,但如果接下来的战争越打越残酷、死的人越来越多,谁也不能保证他们能挺下来,毕竟他们的战斗意志和老兵是无法比拟的。”

蒋浩然点点头表示认同,这也是他为什么要将青一军两个师编入新38师和28师的根本原因。

解决了日军的重炮旅团,但并不代表他们就高枕无忧了,接下来就该是实力相当的阵地战了,至于能否扛得住日军近卫第一师团和第十六军的进攻,蒋浩然并没有十足的底气,但他有十足的勇气去面对接下来的飘风骤雨。

??????

第二天,天蒙蒙亮,腊戍方圆几十里的地界又开始燃起柴火堆,滚滚浓烟直冲到半空中,腊戍再次被浓烟笼罩。

在天气不帮忙的时候,这是对付敌人空投的最好办法,方圆三十里的面积不算小了,你小鬼子有本事一通狂轰滥炸去?

谁都知道岛国资源紧张,虽然现在占住了东南亚大部分土地,但因为缅甸的局势一直不明朗,各种矿产开采都在停滞状态,最大的好处恐怕就要算是橡胶和石油得到了补充,缅甸仁安羌有一个大型的油田,十三世纪就开始开采,油量丰富,基本上解决了日军燃油紧张的问题。

但光有燃油还远远不够,战争中需要的钢铁依然是他们的硬伤,自从与英米交恶,岛国就失去了钢铁的进口渠道,随着战争的扩大,各种原本没有的武器也应运而生,消耗量更是剧增,岛国对钢铁的需求已经是入不敷出,所以,小鬼子绝对没有阔绰到盲炸的地步。

说到这一点,现在他们还不如蒋浩然阔绰,各种弹药充足,却可惜没有飞机,原本指望的米国援助也遥遥无期,米国工业虽然强大,但同时要支撑中、英、苏三个大战场,一时的紧迫可想而知。

八时许,日军地面部队的进攻如期打响,依然是南面主攻,西北两面助攻。

新38师阵地。

十分钟的炮袭刚刚停止,师长孙立人就出现在一线阵地上,指挥士兵加紧修筑被重炮摧毁的工事,命令炮兵赶紧调校诸元,小鬼子炮袭之后就该渡江作战了。

日军的炮火的确不是盖的,短短十分钟的炮袭,整条防线已经是坍塌处无数,战壕里的伤兵哀嚎声一片,缺胳膊少腿的大有人在,而阵亡的更多,甬道里叠加了两层尸体,还不断有人从沙包、圆木下被挖出来,反复被加固的工事,那也是土木工事,遇到重炮打击屁用都没有。

而刚刚这十分钟的轰炸,还只是日军的山炮联队,昨天露过面的九六式150毫米重加农炮却没有动静,也许昨晚一仗,不但摧毁的敌人的重炮,连带他们的后勤也打掉了。

烟雾升腾向上,对战壕里的士兵并没有影响,视野也没有受到明显的障碍,透过丝丝烟雾,依然可以看见南渡河对岸的日军成批地翻滚下河提。

今天没有暴雨,南渡河的水位急速下降,看不到日军是否开始在江面上过江,但孙立人还是命令炮兵即刻开炮。

“轰轰轰!”

密集的炮弹如雨点般砸进南渡河,掀起了十几米高的巨浪,生生将前沿的南渡河炸出一道水墙。

随着新38师开火,日军的近距离压制火力也开始不甘寂寞,步兵炮、迫击炮吼吼地砸在新38师的阵地上,随即轻重机枪也纷纷开火,压制的意图十分明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