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二十九章 撒豆成兵/抗日之浩然正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总挥动指挥杆,杆尖落在“开封”两个字上,继续说道:“再看开封,虽然岛军依托陇海铁路线布置防线,但开封身后就是奔腾呼啸的黄河,根本没有纵深,而现在在它的正面,有我第五战区的第三十集团军和第三集团军主力部队,如果两个集团军全力进攻,岛军根本守无可守,一旦开封失陷,郑州就已经孤悬在外,我军集结第一战区和第三集团军、第三十集团军成包围之势蜂拥而上,岛军郑州已然不可守,甚至我们都不需要蜂拥而上,只需派出大量的轰炸机对平汉铁路的黄河大桥进行佯炸,岛军立即就会变成惊弓之鸟,恐怕连夜就会弃守郑州,逃到黄河北岸去。”

林总话音一落,白崇喜急道:“好吧,就算是你的计划成功,如果岛军弃守郑州,撤退到黄河北岸,再彻底摧毁平汉铁路的黄河大桥,你几十万大军就只能站在黄河边上干瞪眼,难道你指望阎老西那十几万人去光复山西?别幼稚了!”

林总晒然一笑,指挥杆在运城、三门峡之间画了一个圈,杆尖最后落在“风陵渡”三个字上,继续说道:“岛军如果弃守郑州,炸毁大桥那是必然,但大家别忘啦风陵渡,这里可是黄河上最古老也是最大的渡口,两岸的船只多如牛毛,阎老西虽然在战争中素来都是出兵不出力,但他盘踞山西这么多年,对山西是有深厚感情的,你要说光复山西,他肯定全力以赴。只要我们攻打开封的同时,命令他集结所有的部队攻陷运城总不是难事,只要控制了风陵渡,洛阳、许昌的第一战区部队立即掉头,从风陵渡过黄河,这样,集结两个战区的部队全力对付岛军第四十二军,难道我们还没有胜算吗?”

林总话音一落,指挥部顿时一片掌声雷动,但凡有点军事常识的人都能看出这套战术不同寻常,可操作性极强,而且一旦徐州战役结束,国军必然继续往山东方向推进,岛军要想保住东三省的果实,必然背靠山海关死守北平、天津,而第一道防线必然是依托黄河天险守住济南、德州。

这样岛军兵力必然会要有所收缩,山西因为战线太长,必然也会在收缩范围之内,换而言之,一旦第一战区部队过了黄河,岛军都有可能弃守山西大部分城市。

蒋浩然全程脸上带笑,显然也认同了林总的说法,趁着指挥部里议论纷纷,蒋浩然上前道:“林将军,你是从什么时候看出我准备打山西的?为防止消息走漏,我可从来没有提起过呀?”

林总右手推了推眼镜架,微微一笑,道:“这个嘛,从第三十集团军和第三集团军当前的位置我就有所怀疑,从常识上来说,这两个集团军的位置应该是摆在商丘前面才合理,但你却摆在了无关紧要的开封前面,别说一个小小的开封,就算是郑州应该也入不了你的法眼,其实我也一直没有想明白你要干什么,直到刚刚你下达暂停进攻的命令,才让我豁然……”

“别整这些没用的,说重点。”白崇喜毫不客气地打断了林总的话,看蒋浩然上前,他就马上跟上来了,还没有说到问题的关键,他还真怕蒋浩然会面授机宜,要说蒋浩然比他的战术水平高,他信,但要说林总的水平比他高,恐怕打死他都不相信。

蒋浩然冷眼看了白崇喜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但他知道白崇喜输定了。

蒋浩然拍响了手掌,示意大家安静,随即回头潇洒地扬起手,示意林总继续。

林总也不扭捏,朗声道:“打山西大家应该都不会有什么不同问题了吧?……我现在要告诉大家,这只不过是餐前甜品,主菜还没有上,我想蒋总指挥长的真示意图应该在这……”

林总说着就转身,挥动指挥杆,沿着黄河一路而下,直到入海口,将整个黄河南岸的山东全境全部划在了圆圈内,道:“光复黄河南岸山东全境!以及大量杀伤从徐州战场退下来的岛军。”

林总话音一落,整个指挥部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望着蒋浩然,就等着他修正林总的说法,因为这太不现实,关键是没有多余的兵力,围困岛军第十二军的兵马无疑是不能动,第一战区已经开赴山西,第五战区又抽调了两个集团军到开封,整个前沿就剩下南山独立军五个步兵师一个坦克师,还有李品仙的第十一集团军,就这点人马攻打徐州都只能说是勉强,说是要光复山东全境,这玩笑开得有点大。

能在这个指挥部里的,当然都是人精,虽然看似不可能,但有了前车之鉴,这些人谁都不开口,万一真又成为现实了,倒显得自己没有一点战略眼光。

但白崇喜却蜂蛰了般跳起来,疾呼道:“你这是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光复黄河南岸山东全境大量杀伤敌人?兵累?难不成你是孙猴子,拔几根毫毛放在嘴边一吹,兵就来了,要不你就是神仙,能呼风唤雨撒豆成兵?否则你拿什么去打岛军两个军几十万人马?你说……你说呀?”

面对白崇喜的咄咄逼人,林总始终满脸带笑,等白崇喜说完了,才慢悠悠地说道:“撒豆成兵当然不现实,不单我没有这个本事,我相信蒋总指挥长也没有这个本事,但自津浦铁路一断,它还真就能成为现实。”

林总说着脸又转向了地图,指挥杆在京杭大运河上画了一条线,道:“京杭大运河、南阳湖、独山湖、昭阳湖、微山湖这一派复杂的水系,将商丘、菏泽、枣庄、泰安一分为二,左边是商丘、菏泽,也就是岛军第一军的所在地,右边是津浦线,是岛军第十军的撤退路线。如果敌人撤退,为了井然有序不出现拥堵混乱,必然是两支部队各走一边,而这样就给了我们一个各个击破的机会,所以,我们要同时面对的绝不会是岛军的两个军,而只是其中一路,至于是哪个军,咱们稍后再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