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八十三章 黄雀在后/抗日之浩然正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回李宗刃没有犹豫,拿出赵铭的那份供词递给白崇喜。

白崇喜狐疑满面,接过来一看,匆匆几眼,顿时蜂蛰般跳起来,愤怒地说道:“是谁?是谁居心叵测意欲加害德公、破坏统一抗战,这种人一定要千刀万剐?”

李宗刃老脸一红,讪讪地道:“没有人加害,上面说的都是事实。”

白崇喜目瞪口呆,仿佛有些不认识眼前的李宗刃,按道理这种愚蠢的事情不是他认识的德公所能做出来的。

但这一次,李宗刃的确是颠覆了所有人的感官,在白崇喜面前没有任何保留,将一切前因后果和盘托出。

“你……德公……唉!”白崇喜颓然坐下,心疼之极,继而竟然潸然泪下,李白二人素来一体,唇亡齿寒呀。

李宗刃当然也知道其中的厉害,自己一时冲动利欲熏心,把白崇喜也给害了,两人相对无言,就这么枯坐了好几分钟。

白崇喜幽幽道:“德公,你准备怎么来收拾这个残局?”

李宗刃叹了口气,道:“建生,说实话,我已经没辙了,所以这才请你来。”

白崇喜一拍额头,表情痛苦至极,这也难怪,这一屁股屎谁能擦得干净?

“退位让贤吧?”白崇喜石破天惊道。

很奇怪,李宗刃居然没有感到震惊,只是有些呆傻地望着白崇喜。

白崇喜语重心长道:“德公呀,实话告诉你吧,我早就看出来了,这是迟早的事,蒋浩然从来不理党政,但他却尽一切可能将军队收入囊中,海军是他一手创建的,根本就只听他蒋浩然的,空军我们的力量也是微乎其微,陆军原本看似我们还占有一定的优势,但自从他去了山西,这种优势就已经荡然无存了,我们的老对手有一句话说得妙——枪杆子里出政权,所以,我们其实已经丧失了跟他一争雌雄的机一切机会。”

“你是说他能将阎老西和卫立皇也收入囊中?”

白崇喜苦笑道:“此人合纵连横之术是我所见最高超的,没有之一,所以他提出要去山西我是不赞同的,谁知把你推出来也没能拦住他,别看阎老西和卫立皇都是老狐狸,但在这只小狐狸面前,他们还真不是对手,我敢打包票,如果蒋浩然准备起事,这两人肯定会在第一时间站在他那边,而不是我们这边。”

“啊……这事你怎么不跟我明说,要不然我怎么都不会同意他去山西的。”

“没用的,你拦不住他,同时,即便你阻止了他这次,还会有下次,你能看得住几时?还有,我告诉你一件更可怕的事情,你也别生气。”

白崇喜说着顿了顿,好像在等李宗刃答复,直到李宗刃点头,才继续说道:“孙连忠反水了。”

“什么?”李宗刃蜂蛰了般跳起来,随即话语喷薄而出,“你怎么知道的,这事你怎么都没跟我提起过?”

白崇喜苦笑道:“以前只是有所怀疑,所以一直没有告诉你,直到今天傍晚才肯定下来。第三集团军和第三十集团军今晚已经开始过黄河了,但在这之前孙连忠可连一个问询的电报都没有,这可很不正常,足以证明他已经反水了。而且,不单只孙连忠,坦克师徐俊耀恐怕也回不来了。第五战区四个集团军一个坦克师,现在已经是分崩离析,这一切绝非偶然,蒋浩然就在我们的眼皮底下完成了偷天换日的戏法,等我有所察觉的时候,一切都来不及了。在内心上,我其实早就已经认输了,所以,这段时间我也尽一切可能配合他完成歼敌的大计,不是为了将来让他给我留一个好位置,而是希望给自己的人生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也好功成身退。”

白崇喜这番掏心窝子的话一说,李宗刃顿时就冷汗淋漓,整个人感觉都垮了,颓废地坐在沙发上沉默无语,良久才幽幽道:“齐五刚刚获得的消息,蒋浩然可能全面接收了外国人在中国的一切工厂、矿产、铁路等等掠夺性的机构。”

“啊……”白崇喜张口结舌,显然有些意外,随即就惊呼道:“你是说他与马歇尔、艾登之间其实另有协议?”

“多半是这样。”李宗刃面无表情点点头道。

“唉……”白崇喜长叹了一声,道:“这些我们想都想不到的事情,他居然就做了,而且外国人居然也同意了,不服都不行啦,可怜孔部长还以为停发了他的军饷,就可以掐住他蒋浩然的脖子,谁知人家根本就没有将这点钱放在眼里,眼下国家财政部的收入恐怕都无法达到他的三分之一了,可笑啊!”

李宗刃道:“可笑的不是孔财团,其实是我,费尽千辛万苦将委员长挤下台,登上总统的高位,以为可以高枕无忧了,谁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只不过成了他上位的一块跳板,难怪我对付委员长的时候,他蒋浩然按兵不动,现在想来,他等的就是今天呀。”

两人陷入了一阵沉默,一个个都是心事重重浮想联翩,这番抽丝剥茧下来,结果已经不需要多说了,他们败得一塌糊涂。

良久,李宗刃打破了沉默,道:“老兄弟,也许我要先走一步了,一山不容二虎,蒋浩然肯定不会放过我的,如果到了那一天,请你一定要照顾好我的妻儿老小。”

白崇喜一愣,没想到李宗刃居然在这个时候安排起后事来,迟疑了两秒后道:“不不德公,你不用这么悲观,蒋浩然没有杀你之心。”

“何以见得?”

“你想,你两次给他下黑手他都心知肚明,并且证据都落到了他的手里,他真要你死,根本不需要动手,只要将这些公之于众,你在中国都会变成过街老鼠,根本没有立足之地,但他没有这么做,而是给了你一个敲山震虎的警告,目的其实就是要你收手,知难而退。”

“他难道不想永久地除去我这个对手?”

“蒋浩然最大的优点其实还不是创造力和战术水平,而是他真正是为了国家、民族、百姓可以抛弃一切的精神。”

这几章写得有些精力交瘁,却不知道大家满意否,延安和重庆的融合,就会在这个大前提下拉开帷幕,结果大家应该已经预料到了。

但故事并不会就此走向结束,还有好几场大戏会上演,最大的一场会是与美军抢攻岛国,原子弹很快就会面世了,但你们能想到蒋浩然能在原子弹上狠狠地摆了美国佬一道吗?

期待吧,攻上岛国的时候,将会是本书最华丽的篇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